娇娇春日(重生)

娇娇春日(重生)

作者:放鹤山人

玄幻魔法4 万字 连载

最新章节:第43章 请求8小时前

本文将于11月18日第十九章入v,v后每日爆更(0点左右),预收《替嫁公主》《双龙弄娇》《偷吻樊川》求收藏,文案在最后~【疯批摄政王 X 娇软笨蛋美人】卢龙节度使之女殷琬宁,对自己新婚的夫婿陆子骥,十分满意。他虽是商户,无功名傍身,可当初,长安初遇,他不计她一文不名、身世可疑,为她挡风遮雨,为她解危纾难,一路将她护送至幽州,顺利投奔生父。她的夫婿天生一副极好的皮囊,一双长眸黑如点漆,总是波澜不惊。但他看向她时,深潭间烈焰灼灼,唤她的乳名,在她脸颊讨上一个亲昵:娇娇,我何其有幸。王孙公子又如何,天潢贵胄又如何,他们远远不及陆子骥万一。比如,在那个最终促成她离开长安的预知梦里,有个权倾天下、不可一世的摄政王,是先皇的亲弟,林骥。梦里,他扫奸除佞,重振朝纲,治国平天下,二十三岁大权独揽,却在先皇与殷琬宁大婚当日暴崩后,坚持对皇嫂兄终弟及。年青的太后,只能徒劳藏着微微隆起的小腹,颠沛流离,最终凄惨收场。殷琬宁庆幸,即使她将梦里前世的种种,向陆子骥和盘托出,痛斥这个与陆子骥地位云泥之别的亲王如何仗势欺人,如何不知廉耻,他永远只会笑着,将她揽入怀中:娇娇不怕,谁来了,我都会护着你。——直到不久之后,有叛军作乱,金戈铁马,尸横遍野,殷琬宁被困险境,眼看火海漫天,不由想起预知梦里,血肉模糊的自己。身披金甲的陆子骥踏碎凌霄,眸光穿云破月,掌中剑风凛冽,为她杀出一条血路。但殷琬宁却骤然听见,他的部将,恭敬谦卑,称他周王殿下。林骥,是你——这一声宛如惊天巨雷,劈碎殷琬宁所有侥幸,陆子骥与林骥,竟然是同一个人——你疯了?林骥早就疯了。未来天子不顾天家之尊,纡尊降贵,完全伪装成另一个人,将她捧在心尖上百般护着,看她对旁的男子目露痴迷,还云淡风轻,附和她对林骥的所有口诛笔伐,暗地里一刀一刀,在身上刻下她的乳名。梦境与现实交叠,殷琬宁转身就跑,却还是跌入了林骥的怀里。他摩挲她颤抖的泪痕,为她穿上刚刚惊掉的绣鞋。语意温柔,一如往昔:娇娇,这个世上,只有我才能护得住你。#上位者为爱低头#疯批嘴硬心软,一步步沦陷[食用指南]1.1V1,两世身心SC,HE2.年龄差6,男主重生,女主的梦只包含前世部分事件,梦里不知男主长相3.从成婚前相遇写起,虽狗血但超甜4.男主前期很狗,非常非常狗5.看文图个乐子,弃文勿告知6.全文架空,私设如山,一切为剧情服务,请勿考据++++++++++预收求收藏《替嫁公主》,文案如下:永安公主萧月音嫁了,往漠北和亲。对方汉名裴彦苏,本是新科状元,前途似锦,真实身份却为漠北王廷流落在外的王子,一朝被王廷寻回,他临走向天子求的唯一一事,便是将金尊玉贵的公主带走,做他的王妃。裴彦苏与月音的双生姐姐两情相悦,但姐姐却突患重病,不能出行。最终,和亲的重任,落在了自小在皇寺中长大、世人几乎不知存在的月音头上。父皇为此赐了她封号,临走前,拉着她的手,郑重嘱咐:月音,你身为皇家女,自然要担起这份责任,你姐姐身子不好,没这个福气,你定要替她,好好在漠北站稳脚跟。漠北王廷,群狼环伺,月音只管学着姐姐的恣意娇纵,在王廷里翻云覆雨。反正,她只需要讨好裴彦苏一人,他对姐姐情根深种,自己用心学她,断不会露出马脚。却不想——前月,是裴彦苏特意请来中原庖厨,制了他与姐姐一同品过的糕点,她却将梨花白玉酥说成菊花白玉酥;上月,是裴彦苏邀她赏雪赋诗,她勉强对出下半句,他却捏了捏她的小脸,说舣舟不是蚂蚁一般的小舟,你上次宫宴与我对诗时,可还是有来有往;今日,是裴彦苏突然握住了她的楚楚纤腰,薄唇贴紧她耳廓,吐气如兰:三月前端午泛舟,你故意扑进我怀里,那阵,这里可比现在粗了一大圈。月音彻底绝望,裴彦苏早已不复当初芝兰玉树的模样,他嗜血如命,杀人成狂,这位未来单于若是发现她乃顶替,她的头恐怕要被做成酒杯,日日盛着佳酿,陪他和娇妾美姬寻欢作乐。—裴彦苏少年老成,最擅步步为营。求娶永安公主,不过是为了日后计,留一人质在身边。却不想,表面肆意娇纵的公主,被他偶然看见,躲在角落,为一只受伤的小猫默默垂泪,杏眼肿成了核桃,我从小在寺中养大的猫咪,突然死去,也是因为断了条腿……和当初他在皇宫里虚情假意的对象,根本不是同一人。后来,专门被单于弄到漠北的宫仆们,于某日围坐一处,窃窃私语:公主原谅单于了吗?单于在帐外站了一夜,坚持说自己去年端午泛舟,船上只有他们一甲前三。那单于为公主造的高台,何时能成?快了吧,若公主如愿见到极光,她肚子里的小王子,想必也会少折腾她一点。#一个生来没娘渣爹极度偏心的小可怜,替嫁后被丈夫宠上天的故事1v1,身心双C,HE狗男主前期只有算计,谁都不爱++++++++++预收求收藏《双龙弄娇》,文案如下:蜀州刺史独女李燕清,在三个未婚夫接连亡故后,突然被接到了长安。除了认祖归宗外,还有一门天子赐婚,要她去为病弱的皇四子、秦王杨宴时冲喜。李燕清却慌乱不已。来长安前,她突生怪病,求药无门。江湖郎中给的医治之法,是要寻一青壮男子,同宿一晚。为保小命,李燕清在青城观里寻寻觅觅,终于相中一位面如冠玉的年青道士。月圆之夜,好事大成。她在天未亮时悄然离去,只要那人从此匿迹,她曾经的荒唐,便再无人知。与杨宴时大婚当晚,李燕清却傻了眼。那个曾与她春风一度的道士,怎么摇身一变,成了她新婚的夫君?但杨宴时不仅如传言那般病弱体虚,就连看她的眼神,也是淡漠疏离,似乎青城观中人,根本不是他。罢了,她只管本分做好秦王妃。反正两人从不同寝,对外,杨宴时也根本不屑与她扮恩爱夫妻。直到下一个月圆之夜,李燕清如往常一般,拿了榻上的卧具,准备打地铺入眠——那个一直对她冷淡至极的杨宴时,却突然双目猩红,压住她雪白的腕子:找了你这么久,你欠我的,准备怎么还?第二日,恢复清冷自持的杨宴时,看着她玉颈上的点点红痕,伸手便捏住自己王妃的下颌,波澜不惊的双眸,第一次露出了狠厉:说,谁干的?—后来,随着储位之争愈演愈烈,在某个月如银钩的深夜,皇三子的赵王府内刀光剑影、杀声震天。有人亲眼目睹,一贯病态示人的秦王,怀抱昏迷不醒的王妃,单手执剑,突破重重围锁。传太医来,秦王剑尖还汨汨淌血,王妃身怀六甲,若有半点闪失,赵王府上下都得为她陪葬。再后来,册封太子的大典上,无故出现了一位来自蜀州的江湖郎中。言说太子妃私德有亏,不配母仪天下。凤冠霞帔、端静自持的李燕清惊惶看向自己的夫君。杨宴时却握住她颤抖的手,在众人猜疑奇怯的目光里,冕旒微摆,威严赫赫:先生难道忘了,当初可是孤,亲自找到先生,为太子妃治病的。男主双重人格,一个白切黑,一个黑且疯。人格之间不通记忆,均会爱上女主,最后人格合一1V1,SC,HE++++++++++预收求收藏《偷吻樊川》,文案如下:夏末秋初,暮色如烟。刚刚回国,入职了新公司的木潼,一打开家门,便听见有男声朗朗:杜牧的一生佳作无数,其中我最喜欢的,是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清明》。原来是妹妹窝在沙发里,对着手机上侃侃而谈的男人,笑得花痴无比。她已经这样一天了——见她疑惑,母亲适时解释,就好像视频里的人,当初没有教过她三年一样。我记得你当时可讨厌他了,木潼绕到妹妹身后,手臂压住沙发靠背,视线落在小小屏幕之上,还说什么毕业之后,谁再看他一眼谁就是狗。那可不一样——妹妹按下了暂停键,屏幕上的男人,俊朗挺拔,每一帧都精致无比。樊老师现在,可是上市公司的合伙创始人。他的视频已经两年没有更新过了,今天突然更新,作为他唯一的一届学生,我肯定要看看,他讲课的水平,到底有没有退步——屏幕被妹妹推到了木潼的眼前,樊奕山金丝眼镜,衬衫笔挺,只露出西装袖口1厘米。她倾身,双指张开,放大了屏幕上骨节分明的左手:百达翡丽的表盘隐隐约约,犀牛角袖扣绝不喧宾夺主,还有手背中央掌指关节,淡淡的一点伤疤。那是他们分手那天,木潼用烟惩罚他指甲未剪整齐,狠狠烫上去的。#杜牧,号樊川,《清明》里有云:牧童遥指杏花村。1V1,SC,HE非校园,非师生恋求求大家点个收藏吧!!